玻璃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陈一舟和程炳皓之间的故事是个假命题

发布时间:2020-02-10 20:27:51 阅读: 来源:玻璃棉厂家

朱翊/文

看完陈一舟写的那段关于他“和程炳皓的故事”的文章的时候,我惊讶于互联网大佬在你争我夺的江湖中,居然还能有这样的闲情逸致抒发岁月流逝的感怀。对于目前的互联网局面而言,陈一舟的这篇“回忆文”实在算得上这个冬天的一把火,在烧旺了你我的笑话的同时,也烧尽了互联网前进的生机。

是的,中国互联网的SNS浪潮,我预测,将伴随着陈一舟的这一篇散文而彻底没落在时光里。

程炳皓和陈一舟根本就没有过任何往事

不得不说的是,虽然我很感受陈一舟在文章中的“忆往昔峥嵘岁月稠”的感概,但遗憾的是,我不得不说这是一篇特定时间里发布的具有特定目的的特定文章。陈一舟在文章中回忆了他与程炳皓的过去式,同时也抒发了岁月的流逝带来了互联网大佬把持中文互联网江湖的无奈,最后表达了希望和程炳皓“相逢一笑泯恩仇”的愿望。

大概意思如此。

如果“相逢一笑泯恩仇”这句话从程炳皓嘴里说出来的话,我会觉得看到一个大人物的形象,但这句话从陈一舟嘴里说出来的时候,我就觉得搞笑了。侵犯人家名誉权的是你,法院判决了结果然后自己不服还要上诉的仍然是你,但现在你却希望和人家“相逢一笑泯恩仇”了?难道陈一舟是希望程炳皓连40万的赔偿金都不要了么?

所以,我认为,程炳皓和陈一舟之间根本就没有任何故事。如果非要说有的话,那大概就是,在某个饭局上,陈一舟和程炳皓沟通收购开心网的事宜,但程炳皓却没有答应,然后就此结下梁子之后,两人就再没有进行过有关“纯洁兄弟”的情谊往来了。

若然如此的话,那一次的“往事”不是情谊,而是决定你死我活的战争。但当初程炳皓拒绝陈一舟的这场战争,却在今天被人说成是“往事”,这样的目的不外呼用那篇文章呼唤最后的救命稻草而已。

真以为陈一舟和程炳皓有兄弟之情?

侵犯人家名誉的时候怎么没有想起兄弟之情?百度竞价排名人家名字的时候怎么没有想起兄弟之情?单单要支付40万元的时候想起兄弟之情了?

一起普通的商业侵权案件而已。陈一舟既然当初想到了那样的开始,自然也应该想到今天的结果,出来混迟早都是要还的。自古商场无亲人,更何况是中国这个你争我夺丑陋不堪的江湖?

于是,今天我们可以说,关于千橡和开心人之间的官司战争,明天之后将不会再有人会用兴趣的心记起。不管是陈一舟的哀嚎还是程炳皓的沉默,丑陋的方式加上残缺的模式,这起关于中文互联网的小事件将从明天开始,沉入你我的江湖。

没有赢家,开心网将成过去时

40万的赔偿和道歉,这并不能让开心网从此就走上光芒耀眼的开心大道。随着微博客、切客等新社交产品的方式登台,基于社会关系的SNS正在日趋成为互联网上被更新换代的对象。在饱受千橡开心网折腾的日子里,我相信程炳皓面对不明真相的初级玩家所充斥的只是遗憾。

但对于程炳皓来说,真正的遗憾却是自己在赢得官司的时候,却发现属于开心网的SNS时代已经结束。当微博客和切客等竞相成为互联网的新主流方式的时候,开心网的黄金时代已经成为过往。

因此,属于开心网发展的黄金时代,正是开心网被千橡开心网山寨的关键时期。

40万元的赔款和道歉,再加上互联网的自然性选择,这一切能换来开心网的新天地么?我认为,这样的几率实在太小了。

不过,这些天看到新闻,说开心网在进军微博领域。

我可以将开心网这样的举动看成是它的新思维转变方式,但同时也可以将它因为从微博出发而看成是程炳皓的无奈之举。

但可以肯定的是,现在的时机和现在的开心网,已经明显不能划等号了。

陈一舟和中文互联网的典型代表

之前一直有人在骂腾讯没有创新,只会抄袭,腾讯对于中文互联网的整体前进没有起过任何作用,但以现在的事实来看,秉承借鉴别人、山寨别人的产品,其下场一般距离完美地复制成功模式的产品会具有明确的差别。

千橡开心网模仿了开心网的所有功能和用户产品,但却没有模仿到开心网的用户忠诚度和开心网在社区产品中的属性,这是导致最后陈一舟在文章中感叹中文互联网主要由大佬占据地位的叹词缘由。

于是,面对那样的困境,陈一舟开始剑走偏锋攀爬山寨别人的道路,这是我能想像得到的千橡和开心网会有今天这个局面的原因之一。

不能收购你,那就打败你;不能打败你,那就挤掉你;不能挤掉你,那就模仿你……

但和很多至今仍然无法做起来的中文互联网一样,千橡的山寨开心网,仍然没有脱离那些杯具的抄袭命运。

而腾讯和千橡、只是继承了中文互联网现有特点的一点点遗传因素而已。(朱翊/文)

筹划税务师

中山注册公司问题

广州工商税务登记查询

深圳代理记账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