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陈一舟我们现在挺爽

发布时间:2020-02-11 06:10:46 阅读: 来源:玻璃棉厂家

又是陈一舟,又是一个刷新互联网公司融资纪录的数额。

2005年Web2.0浪潮兴起之时,陈一舟和他的千橡互动,似乎是立于潮头的“种子选手”。然而,自SP业务大幅缩水之后,千橡的光彩就逐渐黯淡了下去。不但陈一舟屡次慷慨陈词的上市梦想变得遥遥无期,还不得不数次大幅裁员,甚至,千橡在2007年几乎没有新闻可言。

而现在,那个“大手笔”的陈一舟又回来了。

4.3亿美元的天价与IPO幻影

许多员工当时去千橡就是看中了它的IPO宣言,不过,他们的美梦一直没有实现。

4.3亿美元,这个毫不逊色于一次上市的融资额,足以让每个人侧目。要知道,腾讯当年赴香港上市的融资额仅仅是1.9亿多美元,而百度在纳斯达克上市的融资额只有1.09亿美元。

这笔钱,足够让陈一舟在梦想之路上驰骋得威风八面,而这个数字恐怕在数年内都会给陈戴上“融资高手”的光环。

实际上,1999年从美国西海岸毕业的陈一舟,其“光荣与梦想”之路并不显得复杂。

陈的“光荣”主要体现在两个事迹上:中国第一个网络社区——Chinaren的缔造者,以及两次成为“融资王”。

陈一舟甚至可以说是世界上第一个把网络社区进行商业化的人——虽然这个“商业化”是以“忍痛出售”的方式(卖给了SOHU)实现的。显然,陈的第一个“光荣”,为其日后在资本市场的长袖善舞打下了基础。

理工科出身的陈一舟,有着十分出色的商业头脑。千橡高级副总裁、“Chinaren创业十人组”之一的刘健,便是以做生意的形式和陈一舟相识的。刘健向记者回忆,彼时,已经颇有积蓄的陈一舟,在斯坦福校园内向自己推销他的旧书,并说服自己购买了他的旧车,二人因此结识。陈一舟还瞧准机会,在当时SOHU股价最高的时日里,抛售了所持的SOHU股票。

而除了卖掉Chinaren后在SOHU半年短暂的“高级副总裁”经历外,陈一舟几乎没有担当过“打工者”的角色。在追逐“梦想”的路上,他一直掌握着主动权。

2002年11月,经历了短暂的、并不成功的美国投资的陈重返中国,以SP业务为基础创建千橡互动。这又一次印证了陈一舟的经商天分,并让他赚得盆满钵满。

2005年,Web2.0概念开始在世界范围内兴起,陈一舟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他和收购来的猫扑网成为了当时中国Web2.0领域的“超新星”。从此,陈一舟走上了社区扩张之路。实际上,在收购校内之前,千橡互动旗下已经拥有猫扑、视频网站UUme、模仿Facebook的5Q校园网,以及和Dudu下载加速器,除此之外,还有给千橡新事业源源不断提供现金流的SP单元。有评论甚至认为,陈一舟想在中国打造一个“MySpace+YouTube+Facebook+Craigslist”的综合体。

彼时,陈一舟对这个颇具想象力的命题没有否认,并开始“大干快上”。2005年8月,陈一舟向外界宣布自己的上市构想,随后便大举扩张。2006年3月,陈一舟带领千橡获得4800万美元的第二轮融资——这在当时,是个前无来者的数字,陈一舟第一次当上了“融资王”,上市看似指日可待。

数位曾在千橡工作过的员工向记者表示,当时去千橡,就是看中了它的IPO宣言。

不过,他们的美梦一直没有实现。

残缺的梦想与卷土重来

“我们的字典里,已经没有‘大干快上’这个词了。”陈一舟说。

2005年和2006年,陈一舟给人的印象如坐过山车一般,从生机勃勃与指日可待,一路滑向了惊心动魄之旅。

现在,陈一舟并不承认源于2006年7月电信政策调整的SP事业大幅缩水,是千橡走下坡路的拐点,但其对千橡和陈个人带来的影响,显然是举足轻重的。

在SP业务缩水的时候,陈一舟并没有停止“大干快上”的步伐。相反,千橡在两年之间,通过收购聚拢了近10家网站,这让关注千橡的人怎么也看不懂了。一位接近陈一舟的资深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当时的陈一舟满脑子都是融资和上市,想通过SP业务配以令人晕眩的大型网络架构,来说服投资者。而对各个单元的耕作不够——这恰恰是陈一舟在上一轮发力中未获得成功的原因。

奇迹并没有发生。“天灾”(SP的半扇政策大门突然关闭)和“人祸”(周鸿祎发起反流氓软件的江湖混战)使陈一舟不得不放弃了视频、客户端等诸单元,并且接受SP业务缩水2/3的事实,他不得不3次裁员。

在人们的印象中,2007年的千橡和陈一舟格外低调。千橡既没有延续收购之举,陈一舟也没有再放出任何豪言。千橡最后一次的吸引眼球,是2006年末猫扑转型门户。然而,随着炒得火热的“首届网络春晚”无疾而终,千橡逐渐安静了下来。“MySpace+YouTube+Facebook+Craigslist”的梦想也开始变得残缺不全。

陈一舟向记者坦陈,当年“在无线增值业务特别赚钱的时候也是一俊遮百丑”。但是他又强调,上一轮的多元化实验并非没有成效,现在最吸引投资者的校内和游戏单元,都是当时实验留下的种子。“我们试了很多东西,很多不work,但也有一些work了。”陈一舟说。

如今,摆在陈一舟和孙正义面前的一个共同考验是,社区化网络诞生4年以来,包括Facebook本身,尚没有一个清晰的商业模式。那么,对于中国这些狂热的膜拜者和模仿者们,是否意味着Facebook前景并不乐观?

陈一舟和孙正义面临的另一个考验是,目前正值Web2.0涨潮之时,美国Facebook的气贯长虹,本土校内被千橡收购所换回的40倍回报,大大刺激了IT梦想家。在一个领域创业者集体冲动的时候,势必会有泡沫产生。

而在泡沫充斥的大浪之中,千橡能否顺利到达彼岸?陈一舟如此回答记者的这一提问:“这个事情,你挡也挡不住,就先挨着呗。比如行业里的工资在涨,带宽成本也在涨,没办法。”

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千橡将再次引领潮流。虽然在以Web2.0为特征新一轮互联网创业大潮中,立于潮头的千橡最先尝到了苦果,但陈一舟本人的长袖善舞,并没有使千橡的故事成为一个悲剧——正当观者对千橡唏嘘不已之时,陈却凭借着当年收购的校内网,意外地“升华”了——校内网最近开始盈利,并凭此获得了风投。

陈一舟向外界放出了千橡获得巨额融资的消息,是在融资4个月之后的4月30日,比起两年前的 “高举高打”,现在,陈的风格改变了许多。

“我们的字典里,已经没有‘大干快上’这个词了。”陈一舟对记者说。

一位互联网资深人士如此评价陈一舟战略上理想主义,战术上却很实用,打不过就撤,走“曲线救国”之路。而这次卷土重来,陈一舟是否还会继续他的上市梦想呢?“没有。不感兴趣了,对这个事情。我们的资金储备已经比上市公司还强。为什么要上市?上市有很多吃亏的地方。我们现在挺爽。”陈一舟对记者说。

中山代理记账管理

中山工商税务代理公司

公司代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