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谁会认错当代表公正的司法机构犯错时

发布时间:2020-07-13 18:40:12 阅读: 来源:玻璃棉厂家

内容简介:在这本极具洞察力和吸引力的著作中,著名社会心理学家卡罗尔塔夫里斯和艾略特阿伦森深入讨论了人类大脑是如何进行自我辩护的问题。每当犯下错误的时候,我们一定会先消除那些动摇自我价值的认知失调。我们会任凭自己的头脑虚构出免除责任的种种理由,不断强化自己聪明、有德行、不会犯错的信念,而这种信念却恰恰令我们变得愚蠢、没有德行、错误不断。

《谁会认错》

作者: 卡罗尔塔夫里斯/艾略特阿伦森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前海军陆战队队员托马斯李戈德斯坦,被捕时还是在校大学生。1980年,在拒不认罪的情况下,被判定谋杀,在狱中度过了二十四年。他的罪行只是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了错误的地方。尽管他的住处离受害者很近,但是警方并没有找到戈德斯坦犯罪的任何有力证据,例如枪支、指纹、血迹等。而且,也没有谋杀动机。他当时被判刑的依据来自一个监狱告密者的证词,这个人可能是爱德华芬克,他曾被捕过35次,受到三项重罪的指控,而且还吸毒。他曾在10起案件中作证,均称被告和他在一个牢房时曾向他承认了自己的犯罪事实。(一位监狱管理员曾这样评价芬克:这个犯人喜欢捏造事实。)

芬克为了减轻自己的罪行,才在法庭上撒谎作证,但是他却否认监狱曾因此减轻过他的罪行。审理该案件的另一个证据就是一位目击者洛兰坎贝尔的证词,后来,坎贝尔又撤回了他的证词,并解释说他当时只是极力想帮助警察,而且过于紧张才编造了警方想听的话。但这一切都太晚了。戈德斯坦已经因此被判处二十七年监禁。

多年后,5名联邦法官一致认为,由于没有向辩方通告芬克的处理情况,公诉人没有保证戈德斯坦获得平等审判的权利,但此时戈德斯坦仍然待在狱中。最终在2004年2月,加利福尼亚高级法院的一位法官以缺乏证据、案件性质恶劣(接受一位专门提供信息的人的伪证)为由驳回了这宗案件。即便是这样,洛杉矶地方法律事务所还不承认他们判错了案:他们很快又提供了指控戈德斯坦的新材料,把保释金定为100万美元,并宣称将对他进行复审。这家律师事务所的发言人帕特里克康纳利声称:我敢肯定我们抓对了人。两个月后,他们勉强承认戈德斯坦清白无辜,并释放了他。

1989年4月19日晚,一名妇女在中央公园慢跑时,先遭到殴打,后被强奸。警方得知后,迅速从哈莱姆区(美国纽约市的一个黑人居住区)逮捕了5名西班牙裔黑人少年。这5名少年原来也曾在这个公园里撒野殴打过路人。但是,这次警方却是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认定他们是犯罪嫌疑人。于是把他们关押起来,集中对他们进行了14至30小时的审讯。最终,这5名少年(14岁至16岁)都认了罪,而且,还讲述了骇人听闻的作案细节。其中一个男孩说他是如何脱掉受害者的裤子,一个男孩说他如何用刀子划破她的上衣,以及他的同伙如何用石块不断击打那名妇女的头部。尽管没有任何证据(如精液、血液、DNA等)可以证明这起强奸案与这群孩子有关,但他们的认罪使警方、陪审团、法学家和公众相信,他们就是强奸犯。有人甚至花了8万美元在报纸上刊登广告呼吁判处他们死刑。

事实上,这5个孩子是清白无辜的。十三年后,一个名叫麦迪斯雷耶斯的重犯,因三项强奸盗窃罪、一项强奸谋杀罪被捕入狱后,承认自己是中央公园强奸案的真凶,讲述了那些不为人知的犯罪细节,而且他的DNA与受害者体内、袜子上精液中的DNA完全吻合。

以罗伯特摩根索为首的曼哈顿地方律师事务所,对此案调查了近一年,也未发现雷耶斯与那5个已经定罪的青少年之间有任何关系。因此,曼哈顿地方律师事务所提出取消那5名少年强奸罪的申请。2002年这一请求获得批准。但是,摩根索的裁定遭到了该事务所前任公诉人以及最初调查此案的有关人员的强烈反对,因为这些人不相信那5名少年是清白无辜的。毕竟,是他们自己认了罪。

1932年,耶鲁大学法学院教授爱德温鲍查德出版了《冤案:65起真正的误判》。在鲍查德调查的65起案件中,有8起案件的被告犯有谋杀罪,而这8起案件中的被害人后来又都出现了,并且活得还非常好。读到这里你也许会想,这真是警方和公诉人判案错误的确凿证据。虽然铁证如山,但还是有一位公诉人对鲍查德说:清白的人绝不会被判刑。不用担心,冤枉好人之类的事情是绝对不会发生的。

接下来谈谈DNA。1989年,首次以DNA测试结果作为证据释放了一个被冤枉的人,从那年开始,越来越多的报刊上出现误判案件,这些案件的数量比人们料想的还要多,人们发现误判远远不是所谓的不可能事件。无罪工程的创始人巴里舍克和彼得诺伊费尔德,一直在他们的网站上发布数以百计谋杀或强奸案,后来绝大多数通过DNA测试或其他证据(如目击者的错误指认等)获释。当然,死囚被无罪释放能吸引公众的眼球,但也为我们敲响了警钟。法学教授塞缪尔克罗斯及其助手对冤案进行了综合分析后认为:如果我们对待宣判入狱就像宣判死刑那样严肃认真,过去的15年里,可能不只是255起冤案、假案,实际上可能会有28500起之多。

陕西职业装定制

贵州制作职业装

湖州西服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