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史上林洙为何毁掉荣誉哪林洙为什么会让梁思成长女离家许久呢

发布时间:2020-12-25 05:47:57 阅读: 来源:玻璃棉厂家

史上林洙为何毁掉荣誉哪?林洙为什么会让梁思成长女离家许久呢

林洙(1928年- )福建省福州市人,清华大学退休教工,《梁思成、林徽因与我》等书的作者。清华大学建筑系工作者、知名学者程应铨的前妻,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的第二任妻子。与程应铨有一子一女。

林洙在上海完成了中学教育后,考上了上海圣约翰大学和南京金陵女子,但是公职人员的家庭,经济上到北平读书去难以负担。

林洙1948年中学毕业后,随男友程应铨来到清华大学。程应铨在建筑系任教,林洙想进先修班学习,慕名去拜访林徽因。林徽因教林洙学习英文。后来,程应铨和林洙要结婚,曾接受林徽因的个人资助。

林洙的父亲是铁道部的工程师,想让她北上去考清华的先修班。他给同乡林徽因写了一封信,恳请她帮助女儿进入先修班。初到清华,她20岁,扎着头巾,穿着裙子,露出细长的小腿。因为先修班那一年没有办,林徽因决定每周二、五下午亲自辅导她的英语。而林徽因当时肺结核已经到了晚期,英语课只能断断续续进行,直至完全停止。

林洙在建筑系的楼道里,第一次遇到了梁公——梁思成。这位长者扬了扬眉毛,说:“这么漂亮的姑娘,一定是林小姐。”

林洙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而多年以后,林洙回想起来,她当时绝对想不到,命运给她与梁思成,安排了那么多的纠葛和磨难,以至于她的后半生,只得以他为中心。

1959年,作为清华大学建筑系资料馆的管理员,林洙担当了为梁思成整理资料的工作,闲暇时间,也时常聊天、谈心,或者做些小菜,送给梁思成的岳母吃。

过去,林洙与林徽因交谈,都是林徽因口若悬河,她自是插不上嘴。而与梁思成谈天,虽然是晚辈,就连林洙这等本来不善言辞的人,也在这个“大人物”面前,发挥其有限的口才,发表着幼稚而热忱的意见,从沈从文、曹禺、巴金,到欧洲、苏俄的小说,再到建国后的小说,滔滔不绝。而梁思成则在一旁静静倾听。他是她的师长,现在却渐渐成为了她倾诉的朋友。她甚至对他讲了她的婚姻,她恋爱的烦恼。而梁思成也是推心置腹。

1962年,林洙与比她年长27岁的梁思成结婚,因为年龄、学识和生活经历上的差距,引起众多非议。她出身卑微,只是一个资料员,还离过婚。也有人理所当然地传说她的野心:“林洙想做建筑界第一夫人。”

亲情的压力更大于陌生人的议论。梁思成的长女梁再冰尤其反对这桩婚事,她游说她的叔伯和姑母们,让他们联合写信,反对梁思成再婚。梁思成和子女的疏远,与兄弟姐妹的不往来,她认为是自己造成,一直负疚在心。

梁思成死后,给她留下一个4000元的存折。因为后来要把下放的儿子林哲调回北京,她动用了其中的2000元。其余的,到现在还在存折里,和其他的稿费放在一起。梁思成后来的稿费并不高,约3万左右,分了几次给她。还有一次是一个“自然科学技术奖”,发给她1万多元。林洙梁思成也没有留下房子给她们。“文革”后她和子女们被轰出了新林院。一直到后来,作为清华老教工,她分到了一室一厅。当时单位也分给她的女儿一间房子,于是他们把两个住处合起来,换来了西南小区的两室一厅的老房子。她和儿子、儿媳还有小孙女,住在一起,有些逼仄。为着摄影记者拍照,她穿上好几年前做的一件蓝裙子,廉价的布料,蓝得艳而俗气。脚上的鞋大概是橡胶的,有老化痕迹。她不怎么拍照,有些不自然。她有心脏病。最近,每天早上到校医院打点滴。我看见她为了怕不好看,偷偷把手上的针头胶条撕下,团在了手心里。

她在资料室工作,月薪七八百。退休之后,她被返聘回去,没有职称,不能够享受新的工资待遇,也没有岗位津贴。加上退休时的工资补差,每个月2000多元。

她返聘后负责收购大量的建筑资料,每天工作时间是早上8点到11点。建筑系的学生经常能看到这位穿着蓝色裙子的老人在清华园里缓步而行。由于长期做资料整理工作,她虽已76岁高龄,头脑却仍然十分清晰,处理事情有条不紊,包括家里的琐碎家务。

她的快乐在于传播她的丈夫的思想与精神。她热心地给国外的研究者邮寄材料。有学生从新加坡回来,奉导师之命特地向她道谢。一个在北医三院的工作人员对她说,要看病,她可以帮些忙,安排专家给她看。一个学建筑的女学生,特地跑过来,恭敬地叫她林老师,因为林洙写的那本《建筑师梁思成》,跟随了她许多年,她读它不下10遍,每次都特别激动。

梁思成1972年去世,林洙才44岁。30多年过去了,她没有动过再婚的念头。“和孩子一起,也很好。”

下面小编为您介绍一下林洙为什么会让梁思成长女离家许久呢!

林洙的父亲是铁道部工程师,他给同乡林徽因写信,请她帮助女儿林洙进入清华大学先修班学习。1948年,初到清华的林洙20岁,扎着头巾,穿着裙子,露出细长的小腿,一脸阳光灿烂,林徽因每周二、五下午亲自辅导她英语。

林徽因去世几年后,林洙作为建筑系的秘书协助梁思成处理资料和文件。1962年的一天,两人一起读到林徽因的诗:“忘掉腼腆,转过脸来,把一串疯话,说在你的面前。”

第二天,林洙收到了一封满是“疯话”的“申请书”:“真是做梦没有想到,你在这时候会突然光临,打破了这多年的孤寂,给了我莫大的幸福。你可千万千万不要突然又把它‘收’回去呀!假使我正式向你送上一纸‘申请书’,不知你怎么‘批’法?我已经完全被你‘俘虏’了。”署名是“心神不定的成”。

这个不自信的老人,眼光始终没有离开正在读信的她。她一看完,他立刻劈手把信夺了回去,孩子般低声说:“好了,完了,这样的信以后不会再有了。”她一阵心酸,眼泪扑簌簌地掉。他从泪水中看到了意想不到的希望,狂喜地说:“洙,洙,你说话呀!说话呀!难道你也爱我吗?”

梁启超和林徽因在一起时,梁思成总是扮演“护士”的角色,打针、输液、消毒、生炉子、安排新鲜的饭菜,宽慰着林徽因久病而生的无名火,在学术、事业等方面给予支持和督促,虽然成就斐然,心弦却总是紧绷。他曾说:“我不否认和林徽因在一起有时很累,因为她的思想太活跃,必须和她同样反应敏捷才行,不然就跟不上她。”这句话得罪了一大批“林粉”:老树开花后如此评价已经过世的原配,难道不是凉薄得让人愤怒吗?

其实,这不过是句平静的叙述,和他那些赞美前妻林徽因的言论相比犹如沧海一粟。客观地想,哪个男人不希望被妻子照顾周全?一个垂垂老矣的鳏夫,他的字典里,“奋进”已经被“安稳”取代,“照顾者”希望变身“享受者”,轻松惬意的家庭氛围更让他愉悦。况且,这个老人已经在失去发妻的哀痛中生活了七年,儿子回忆:“我母亲去世后,我父亲变得十分沉默。一直到他遇到我的继母林洙女士后,才从悲哀的情绪中平复过来。”

婚后,林洙尽心照料着大她27岁的丈夫,还有林徽因八十多岁的母亲。当然,她自己的境遇也翻天覆地改善了,分享梁思成副部级的待遇:出入有专车,家里有保姆,他近400元的月工资一下解决了她以62元养活全家的拮据。林洙把儿子、女儿一起接来,享受富足无忧的生活。新婚几年中,他也携她参加会议、考察、出国访问和休养,一路的礼遇和优待让她陶醉又自豪。

程应铨是梁思成的得意门生,清华大学土建系讲师,被戏称系里的“四大金刚”之一。在师友眼里,他个性十足,一身才气,一副傲骨。

当年,梁思成是他们结婚的证婚人,如今,学生为维护老师的意见身处困境,老师却在四年后娶了他的妻子,师生二人在同一个系低头不见抬头见。这突破了所有中国知识分子的道德底线,梁思成瞬间陷入友叛亲离的情感孤岛。

1949年,林洙即将和程应铨结婚时,一对年轻人身无分文,热心的林徽因听说后把她叫去,说营造学社有一笔专款,先借给她结婚急用。她打开存折,上面的名字却是:梁思成。

林洙和程应铨在清华大学水利馆举行婚礼,梁思成是证婚人,他和林徽因一起送了新婚夫妇一套贵重的清代官窑青花瓷杯盘。

婚后林洙要还钱,林徽因故意摆出长辈的样子:“营造学社不存在了,你还给谁啊!以后不要再提了。”林洙这才知道,这是林徽因私人的帮助。不过,林徽因不曾想到,林洙再次使用梁思成的存折时,是以妻子的身份。

1957年,林洙的前夫程应铨因学术问题遭到不公正对待,第二年,她便带着两个孩子离婚。当年的人回忆,签字离婚时,林洙说,程应铨只有两件事让她感觉良好,一是1956年随中国建筑家代表团出访东欧,她作为年轻建筑学家的妻子很有面子;另一件是他翻译了很多好书,得到不少稿费。

程应铨也开始尝试新的爱情,与建筑系一位外表和心灵都单纯美好的女生谈恋爱。女生不嫌弃程应铨身份和年龄差距热烈回应,但毕业后系里故意把她分配到云贵高原,一别两地,音讯杳然。

梁思成和林洙的婚姻在不被祝福中走了九年半,直到1972年1月,梁思成离世。

近十年光阴,她既得到了他人大常委、副部级干部光环的庇佑,也受到了他“反动学术权威”帽子的牵累;顺畅时,她是“中国建筑界第一夫人”,坎坷时,她是“反动权威的忠实老婆”。在他学界泰斗的年华,她享受优越的生活和他的聆听、理解与呵护;在他挂着黑牌子被批斗的时光,她和四个家人挤在24平方米的小屋里,拿报纸刷上浆糊堵墙上的裂缝。

最困难的日子,他没有收入,她用62元的工资照料一家五口:梁思成,两个年幼的孩子,还有林徽因的母亲。“老太太爱吃红烧肉,每顿饭都有。她的脑子好像有些糊涂,因为她记得的事情,全部都是民国时期的事了。”

林洙在梁思成去世后一直照料着老太太,直到老太太九十多岁寿终。

遗憾的是,很多文章提到林洙时总是选择性地失忆,赞美她隐忍大度的文字几乎不会提到她对前夫匪夷所思的薄情,她必须是真善美的贤妻;当然,讥讽她冷血的辞章也不会描述她对后夫梁思成和林徽因的母亲尽心尽力地照料,她显然是存心高攀的小人。

现在,林洙将近90岁了。四十多年里,她全力整理他的遗稿,参与编辑了《梁思成文集》《梁思成建筑画集》《梁思成全集》。

1972年梁思成去世时,她才44岁。她以传播他的思想和精神为快乐,热心地给国外研究者邮寄材料,有学生从新加坡回来,遵从导师的嘱托向她道谢。还有一个学建筑的女学生专程赶过来,恭恭敬敬地向她鞠躬,亲切地叫她“林老师”,因为读了她写的那本《建筑师梁思成》不下十遍,每读一遍都有特别的感动。

她在资料室工作时月薪不过七八百元,退休之后,她被返聘回去,负责收集建筑资料。她没有职称,不能享受新的工资待遇,也没有岗位津贴。

她为了拍照特地穿上好几年前做的蓝裙子,廉价的布料,鲜艳得俗气。脚上穿着橡胶的鞋子,橡胶老化了,露出纵横交错的龟裂。她有心脏病,经常到校医院打点滴,她担心手上的胶布不好看,悄悄地把这些固定针头的胶布撕下,团成一团,捂在手心里。

她从没想过再婚,每当看到别家的老两口一起散步,她也难免有些黯然:“要是思成还在,那该多好啊!”

梁思成晚年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曾对老友说:“这几年,多亏了林洙啊!”婚姻中的人,冷暖自知,梁思成对她的评价也许才是最中肯的结论。

宁夏男性尿失禁医院

郑州市粘多糖病医院

贵阳市组氨酸代谢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