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第二轮页岩气中标企业的额外奖励0-【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1:11:55 阅读: 来源:玻璃棉厂家

第二轮页岩气中标企业的额外奖励

中国页岩气网讯:确立为独立矿种,给予高于煤层气2倍的中央财政补贴,正在中国兴起的页岩气行业可谓暖风频频。而这仅仅是开始,未来还会有一系列的配套政策推出。

昨日,国土资源部矿产资源储量评审中心主任张大伟透露,为了激励勘探企业,在第二轮页岩气招标中的中标企业,如果能在勘探上取得突破,可在现有区块周边扩大勘探范围。企业只要按照法律规定向国土资源部进行变更登记即可,不需要再参加投标。

张大伟是在昨日于北京举行的“2012中国页岩气发展论坛”上作出上述表述的。张大伟还透露,第二轮页岩气的评标工作已经完成,就等公布结果了。

“第二轮招标已评完”

“今年10月25日,我们举行了第二轮页岩气招标,一共有83家企业就20个区块2万平方公里进行了角逐,一共提出了150个有效的文件,现在媒体很关注什么时候能够公示,其实这已经都评完了。从这一次竞标来看,电力企业、能源企业、煤炭企业,包括投资企业、房地产企业,表现强势,真正的石油公司表现平平。”张大伟称。

不过,中国的页岩气发展仍然面临着不少难题,包括技术并不成熟,相比美国更加复杂的地质条件,几乎空白的行业标准。尤其是在第二轮页岩气招标中,大量从未有过油气勘探经验的企业表现踊跃,面对中国四大油气巨头都难以啃下的页岩气开采这一硬骨头,这些企业无疑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对于如何规范这些没有油气开采经验的企业,张大伟昨日称,其所在的国土资源部矿产资源评审中心主要职能是负责矿产资源技术标准的制定和修订,“到目前,我们已经初步完成了7个方面、22项页岩气的技术标准规范。”

此外,张大伟还建议,中国政府应该学习美国上世纪70年代至90年代的“页岩气东部工程”,推出一个面积达到52万平方公里的“西南页岩气工程”,“对资源、技术、利用模式、政策、监管等问题进行摸索。”

页岩气是指储存于岩石结构中的非常规天然气,其在北美已掀起一场所谓的页岩气革命。中国拥有全球最大的页岩气储备。

“年产65亿立方米偏保守”

中国对以页岩气为代表的非常规油气资源寄予厚望,希望借此改变中国的油气紧缺现状。可查资料显示,截至2011年年末,中国的油气对外依存度已接近60%。

“没有一个国家所生产的油气能供中国消费。我们现在消费不得了,今年快到进口3亿吨,自己生产2亿吨。消费总量达到5亿吨,哪个国家能生产5亿吨全部给你?”中国工程院院士、石油地质勘探专家瞿光明教授昨日称,“我们还是想怎么样从各方面找办法,不但要把页岩气搞上去,也要页岩油搞上去。”

美国被视为中国在非常规油气开采上的榜样。石油消费国政府间的经济联合组织——国际能源署(IEA)11月中旬发布报告称,随着页岩气革命改写全球能源版图,美国到2017年将超越沙特成为全球最大产油国,到2030年成为石油净出口国,到2035年美国将基本实现能源自给自足。IEA预测,伴随着页岩气革命,美国天然气消费在2030年左右将超越石油,成为能源结构中最大的能源种类。

中国也提出了自己雄心勃勃的页岩气开采计划。今年3月16日,国家发改委、国土资源部、财政部、国家能源局联合发布了中国第一部页岩气的发展规划,其中明确提及,2015年中国的页岩气年产量要达到65亿立方米,并希望2020年产量能达到800亿立方米。

“现在很多人提出来,包括媒体记者质疑,这65亿立方米究竟能不能行”,张大伟称,“我个人认为65亿立方米偏保守,已经落实到有关单位,包括有关公司,还不包括我们这一次招标的单位。65亿立方米是什么概念呢?这虽然不多,但是它标志着一个新兴产业的形成。”

信心和隐忧

这一信心从何而来?张大伟列举了一系列政策所带来的推动:“从政策支持方面,现两个部委出了政策,一个是大家都知道的,11月1日财政部和国家能源局出台的财政补贴政策——每立方米开发利用补贴四毛钱,这个钱已经是超过了煤层气现阶段的补贴额2毛。这个政策一出台我们现有已经生产的页岩气井,现在都说有产量。这个没有出来之前,都不作为。”

不过,页岩气作为油气开采中难度最大的品种,中国目前需要做的仍然很多。张大伟称,目前中国还进行了一系列科技攻关,“这几年石油企业、科研院校,以及一些民营企业、一些生产单位在展开一系列不同程度的研究,包括科技部、财政部、国土资源部也在组织一些国家专项。”

此外,张大伟称,制度建设才是关键,“上个月我和美国能源部的部长助理聊了一下,美国页岩气成功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政府制定的规则。美国政府其实并没有拿出多少钱,每年投9.57亿美元,还不到10亿美元。我们政府在搞页岩气要拿出上百亿元,甚至上千亿元。其实人家是制定出规则。所以,中国政府最应该干的事,是用市场经济的规律把制度完善了,资金就会有了。应该形成页岩气的勘探开发组合配套的制度来集中推动。”

中国对页岩气热望的背后所隐约埋藏着的风险,也不容轻视。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石油大学教授王铁冠昨日透露,“我参加一些省市的开发方案讨论,我很担心。前期工作基本上没有,只是把区块划出来了。会议首先传达领导指示,某某领导说了我们‘十二五’油气缺口多大,‘十三五’缺口多大,因此我们页岩气要快上,下面拿出方案来讨论。我后来没有办法了,我说,建议你们的方案后面加一个字叫草案,因为什么呢?论证完了人家就干去了,而且我们民营企业的董事长在下面,你们说行他就要出钱,这个事我感到非常恐慌,诚惶诚恐,这个钱不能这么花呀,勘探当中风险是相当大的。”

监管难题

加强监管,则是国土资源部另一任务。“如果说常规油气的监管,我们靠国有石油公司自律。页岩气这一次招标以后,将进来一批民营企业,还有电力企业,就是非石油企业,它们的监管完全靠自律是不可能的,必需政府要作为,要有一套非常规范的监管程序。美国德克萨斯州2400人在监管,与油气相关的中国所有部委的监管人员加在一起还不到50人。”

“另外,中国现在还没有页岩气行业规范。“张大伟称,“这个市场已经放开了,而且在我们这一次招标出来以后,可以说都是非油气企业来搞页岩气,它没有规范,没有程序,它不懂,我们从国家的角度给它一个东西,最终我们要把我们这个东西上升到行业标准,最低的行业标准,用于指导企业勘探开发页岩气,这里面包括野外调查、实验测试、钻井、压裂。”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张永伟昨日也表示,应尽早颁布强制性的国家标准,形成中国监管依据,“在监管过程中,我们要吸取其他领域开发的一些教训,做到监管的公开、透明,让大家广泛参与,要防止因为在你这里开页岩气而产生群体性的事件,引发社会矛盾。一个重大的事件,它毁掉一个产业或者说延误一个产业的开发进程,是很容易出现的。”

张永伟称,过去中国的油气开采依靠四大石油企业,它们自律能力较强,油气开发基本上没有出现什么灾难性的事情,政府的监管责任相对较轻,“但是当进入的人多了,特别是企业参差不齐,有大企业,有小企业,有国有的,有民营的,有有经验的,有没有经验的,靠自律就不是根本的手段了。页岩气从探测开始,钻井、压裂、压裂液的处理,到参与者的关键作业点,必须全程监控、监管。现在需要做的任务,我想就是迫在眉睫的,应该有专门的机构来制定技术规范和标准。”

设备企业仍是短板

美国的页岩气开采突破,一个是水力压裂,一个是水平井技术,而后者更是关键。2006年美国突破了水平钻井技术,页岩气开始腾飞。不过,水平井技术仍旧是中国油气企业的短板。

王铁冠称,“我们参加了几个省市的项目,地方政府积极性很高,很多省市拿出一个亿,几千万打一口井很迫切,马上打井,不难,民营企业积极性也很高,也愿意投资打井。但我们现在有没有美国2006年的基础?我想我们不存在。现在我们情况是什么?我们的水平井技术基本掌握了,但是在水平井技术当中有一些关键技术,我们现在没有。水平不能随便水平,我等一下要讲到什么方向去打,导向的装置现在基本上靠国外,靠外国公司来服务,你要想靠外国公司来服务,你要打十万口生产井都要它给你来搞,你搞得起吗?你成本就不行了。”

以水平井导向装置为代表的设备,正是中国页岩气开采的短板。“我觉得最近页岩气资源研究方面做的工作相当多了,题目给的也相当大,拿的钱非常多。”王铁冠称,“但是这些装备工具,这些工艺技术没有足够研究,这是我们目前的大大的短板。我举一个例子,我参加油气重大专项设一个页岩气专项,一个项目的论证,我了解到一点。现在我们国产压裂车最大的马力,水力压裂车2500匹马力。进口的,最大也就是3000匹。不说别的,如果国产能够3000匹马力,那么现场五台车就当六台车用了,如果有4000匹马力,那就更简单多了,但这样的攻关没有足够的投入。”

市场的空白摆在眼前,但中国的设备企业似乎没有足够灵敏的嗅觉。“上一次中石油在牡丹江开会,徐工来找我,提出来想造钻机,我说你干什么用?七千米钻机国内不缺,国产的还大量产出口。我说你不如搞压裂车车,上四五千匹马力的,你们都还有底盘生产能力。这些研究是实打实的工作。还有压裂钻井工具、导向装置等等。这些投资大大不够,这些上不去,页岩气就上不去。”

外资技术“水土不服”

鉴于技术上并不成熟,且中国油气仍然呈紧缺状态,张大伟称,未来在中国的页岩气开发过程中,将加强中外合作。

“页岩气必须搞对外合作,这一次招标,中方控股的中外合资企业来投标的,差不多有6家,83家有6家,今后应该逐步向外企放开,这是国际惯例,这个气在中国,外国企业毕竟拿走的是利润,中国能源紧张就应该允许外企进来。允许外资公司合资参股并购。”张大伟透露,“还特别要鼓励我们的页岩气企业和国外有技术原创的企业进行合作。收入分配的问题,这主要是中央和地方怎么样来考虑,国家怎么样建立基金。“

不过,外资企业在中国也有水土不服的情况,因为中国地质条件相比美国,要差很多。“我们中国和北美做了一个对比,从这个情况可以看到我们海相地层也有,我们的厚度比它稍微要差,我们的有机碳的含量要比它低。”石油地质勘探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瞿光明称,“保存条件情况来看,我们是复杂、多次的改造,而它简单一次抬升,大部分是一次抬升。从地面情况来看,我们更不如它了,因为我们是多山地的国家,美国从西边到东边,中间是一个很大的平坦的地区。因此它的特点是管网发展,就适于打多井和低产的井,出来少量的气马上进入管网,我们在这一方面要比它相对差。”

“我们也和国外的一些包括壳牌、BP公司合作,在中石油、中石化都进行实践过,也取得了初步的效果。在前期的勘探和试开发的过程中,我们国家的页岩气开发有很多比美国还要困难的地方。”国家科技部非常规油气专项组负责人、西南石油大学教授陈平昨日称,在钻井的过程中,目前中国所钻的页岩气井,井壁的坍塌比较严重,制约了水平段的开发,“目前我们所钻绝大多数页岩气井在页岩段发生坍塌,严重影响了钻井的周期和压力施工的效果,中国第一口页岩气水平井,尽管采用油机钻井体系,而且逐步提高钻井力度,但是井壁坍塌仍然十分严重。在改造方面,我们采用了国外的技术,对水平井进行分段压力,但是效果也不太明显。中石油有三口井采用美国公司的压力技术,产量仅为直井产量1-3倍,增产效果没有达到预期的情况,跟美国的压力效果相比差得很远。”

页岩定义之争

值得一提的是,财政部此次出台的针对页岩气的0.4元每立方米的中央财政补贴存在一定的瑕疵,关键就在到底什么是页岩气。

国土资源部油气资源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李玉喜称,“财政部的定义非常严苛。第一,位于烃源岩内,这是有机质含量高,能够生成油气的,没有强调层气,这是值得商榷的地方。第二,夹层厚度为粉砂岩以下,这是指什么;碳酸岩盐最主要的夹层厚度不超过1米。此外,夹层比例不能超过20%,这个限定条件也比较苛刻。”

瞿光明也表示,现在美国人生产页岩气也不拘一格了,不一定要找完全所谓真正的页岩了,也把页岩气作为一个总称来考虑了。除了页岩,还有泥岩、白云质灰岩、粉砂岩、细砂岩等等。“你说页岩气怎么还有这么多东西,实际上它是跟页岩是一个沉积体系,因为你很难说不影响到这些成分。所以在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我觉得应该吸收它的经验,也就是说,它是一个沉积体系,不单单是页岩或者泥岩。”

厦门职业装设计

德令哈定制西服

乌鲁木齐职业装定做

鹤壁订制工作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