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太阳很烈ampnbsp你们很美ampnbsp点赞益阳可爱的你【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5 11:36:57 阅读: 来源:玻璃棉厂家

头顶烈日,抢修电缆的电力工人。

红网益阳站 任凭 单仕平 刘慧婷 刘丽 报道

入伏以来,高温持续。

益阳市气象台7月22日9时3分发布高温橙色预警信号,大部地区最高气温将升至37℃以上,局地高达40℃。

在这样的高温下,当大多数人选择在屋内尽享“空调WiFi西瓜”时,执勤民警、环卫工人、快递人员等,却为了城市建设发展和正常运转,仍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他们为建设城市、创造美好生活,用汗水书写着平凡的人生。

从7月17日开始,红网益阳站记者上街头、下车间、访工地,与劳动者一同挥汗,和工人师傅近距离接触,在感动中记录下了一个个普通劳动者用汗水描绘的劳动之美。

消防战士:汗流浃背只需十分钟

夏日阳光正烈,消防战士们却还要穿着厚厚的训练服和消防服。

5时50分,天刚刚破晓,益阳市消防支队的消防官兵们就在一阵嘹亮的号声中起床。

队列训练、业务训练、体能训练交织,日复一日。8时进行点名和车辆装备清点,8时30分会有新装备技能学习、各道路熟悉或者重点单位演练的安排。

夏日阳光正烈,消防战士们却还要穿着厚厚的训练服和消防服。不消十分钟,战士们额头和脸颊就已布满汗珠,脱下防蜂服用手一抖,衣服内的汗珠四处飞溅。

平日多流汗,战时少流血。

“平日多流汗,战时少流血。只要没有出警,训练都不能落下。”消防战士王洪伟这样告诉记者,“比起外界那些不擅长的娱乐活动,我觉得每天的训练其实挺有趣的,还挺适合自己。”

厚厚的训练服里,王洪伟已浑身湿透,他说,这样的训练痛并快乐着。

从2010年王洪伟踏进了益阳市消防支队开始,老家远在东北辽宁的他已经在益阳度过了八个年头。王洪伟感慨地说:“已经两年未见老父亲,益阳成了我第二个家了。”

公车司机:在平凡岗位上“平凡地坚持”

发车了,从益阳汽车东站到消防队,这样的路线马利一天要跑6个来回。

白花花的停车坪上,热浪翻滚。

“今儿这日头可真够毒的。”益阳众旺公司女司机马利边说边登上了公交车。开着带冷气的电动大巴在都市的钢铁丛林里穿行,看上去是一件挺拉风的事儿,可在“桑拿模式”下却并不轻松。

“最怕就是堵车。”马利说,虽然开着空调,但是阳光透过车窗玻璃射进来,照在身上依然火辣辣的烫。如果遇上早晚高峰,车厢内人群拥挤,就更难受了。

早上7点半,人渐渐的多了起来,车里的气温也在慢慢升高。

她驾驶的7路公交运行益阳汽车北站至消防总队,全程22公里,线路横跨赫山、资阳两大区,途经步行街、沃尔玛等大型站点,客流量大。正常情况下马利往返一个来回是30分钟,遇上堵车,两个小时都到不了。

有着20年驾龄的马利很热情,她会提醒拿着大包小包的乘客注意行李,会等年迈的乘客坐稳了再发车。她和记者“唠叨”着现在公交司机的好日子,有了空调,公司的各种补贴福利,男同事们对公司仅有的几名女司机的照顾等等,却很少提及工作中的苦与累。

“这也值得说?”马利有些不好意思,“谁还不是辛苦工作过来的呢?我这真不算什么。我们有些夜班男司机,路线又长,一天要开十几个小时。”

到了终点站,马利趁着休息的空当打扫车内卫生,以便迎接下一波乘客。

公交司机的不易其实还有很多。

他们没有节假日只有调休,每个星期固定一天,这意味着他们很少有时间陪伴家人。他们从城市这头匆匆而过到城市那头,却少有机会仔细欣赏一下城市的风光。他们都开过没有空调的车,都经历过夏天开车的“各种崩溃”,但说起这些他们大多会释然地一笑,表示那就是生活,那就是过日子。

高楼粉刷匠:汗水在半空中蒸腾

头顶烈日粉刷高楼外墙的梁家臣。

空中的吊篮摇摇晃晃,安全帽下黝黑却精神的脸上汗珠肆虐,额前的发丝成绺,简易“威亚”紧贴在胸前。“已经挂了3个多小时了,还有一会儿就可以吃饭了。”上午11时,益阳海洋城施工区悬挂在3层楼高外墙上的粉刷匠梁家臣言语中有些期待。

这个26岁的安徽小伙是个有6年粉刷经验的老手。他灰白的T恤上、手上、泛白的牛仔裤上石灰的印记满布,正午的阳光直射在他身上,有汗液蒸腾。

在热浪翻滚升降机上,没有一丝风,梁家臣在这儿一呆就是好几个小时。

“没事,现在还扛得住,到下午就难熬了,整个人都是在烧着的。”前几天,梁家臣中过一次暑,他不想耽误工期,稍作休息便又上阵了。

外卖小哥:每天要喝至少2升水

长衣长裤,这样跑一天下来,陈伟晚上脱下的衣服要比穿上时至少重两斤。

7月末的益阳,有市民将鸡蛋打在被烈日暴晒的汽车挡风玻璃上,竟然被烤熟。而顶着这样的强烈阳光,穿梭在益阳市区大街小巷的送餐小哥陈伟,却是一身长衣长裤。他说,这是为了不被毒辣的日头灼伤。

到了晚上,陈伟脱下的衣服,要比早上穿上它的时候至少重两斤。

“早上要凉快点,可惜点早餐外卖的人不多。”陈伟说,中午时气温最高的时间,也是他们最忙的时间。高温天气送餐,陈伟总会携带一个超大容量的水壶,然而这常常还是不够。

跑错了单元,眼看时间快到,陈伟头上心上都是汗。

“虽然在小区里能够找阴凉的地方避暑,但路上还是很晒,常常汗流浃背,每天要喝至少2升水。”

有时候渴得狠了,陈伟也会就近买一瓶矿泉水解暑。他送一单可以得到6元的收入,一瓶矿泉水要2元。

烧胶工人:汗珠瞬间下滴成线

“趁热工作”的王少华。

有人趁热休息,有人却得趁热工作。

65岁的烧胶老人王少华便是这样的人。在室外温度40℃的状态下,他手握喷枪,在益阳海洋城建筑物的里里外外粘贴防水胶。

“这种胶越是在高温下,粘合度越高。”头顶安全帽的王少华向记者介绍道。一旁的液化喷枪冒着火,一米开外都能感受到腾腾热气。他脸颊两侧被毛巾包裹着,露出的鼻尖上,汗珠瞬间下滴成线。

喷枪所到处防水胶立即融化,右手迅速将另一块胶盖上,至此两者基本粘贴完。“这种胶还是好些,要是那种白色的胶就更不好受。”他口中的白色胶,是种粘合度更好的胶,但由于是白色,在阳光下作业会反光,贴胶工人背上被晒着,脸上也会被阳光灼着,腹背受敌。

王少华手中的液化喷枪冒着火,一米开外都能感受到腾腾热气。

而这样腹背受敌的日子,他一过就是20年。“这可是技术活咧,一般人还真干不了,热点怕啥!”王少华握着喷枪,语气中带着点小得意。

电力抢险工:肤色就是工龄的证明

回归陆地,来不及脱掉一身“戎装”,李朝恩就开始往嘴里直灌矿泉水。

李朝恩在十几米高的电线杆上作业已快一个小时了。此时是7月20日上午10时,明晃晃的太阳照下来,高空中的他,没有一丝遮挡。

李朝恩是益阳供电公司带电作业班班长。作为益阳市民夏日清凉的“守护神”,他工作时必须身着密不透风的绝缘防触电屏蔽服,戴着厚厚的绝缘手套,跳进绝缘吊斗升至十几米的高空,进行带电作业。

明晃晃的太阳照下来,高空中的电力工人,没有一丝遮挡。

“滋滋”的电流格外刺耳,颗颗豆子般大小的汗水顺着脸颊留下,李朝恩却无暇顾及,心无旁骛地对准、遮蔽、固定……动作娴熟、平稳、流畅。两三个小时下来,他的绝缘手套里能倒出水。

李朝恩总是强调,带电作业既是技术活,也是体力活,既要有经过长期锤炼而成的扎实技术功底,也要能耐得住酷暑寒冬的考验。他常与人说笑:“干我们这一行,工龄长短不用问,脱下工作服比比肤色就知道了。”

执勤交警:习惯了就不觉得辛苦

违规停靠的电动车上没人,陈阳只好上前推走。

7月24日上午9点30分,白花花的太阳耀得人睁不开眼睛,室内温度达到36℃。康富南路,益阳市中心医院入口,车辆依然拥堵,陈阳忙着指挥车辆通行,没有一刻闲暇。

25岁的陈阳,是益阳市交警一大队桃花仑中队年轻的交警,上路指挥交通一年半了,面对这种压力,他早已处变不惊。每天早上7点,他和同事邓俊都会准时来到市中心医院入口,指挥车辆和行人通行。

7:20分-8:20分,是上午最为繁忙的时刻,开车来医院看望病人的家属非常多,医院车位少,需求多,是致堵的主要原因。陈阳告诉记者:堵得最厉害的时候,200米外的华天酒店都排着队,天气热,人心烦躁,司机有的爆粗口,有的不停地按喇叭,但是做交警的,不能急躁,越是面对复杂场面,越是要冷静对待,沉着应对,指挥起来才有条不紊。

早餐只能在路边蹲着吃。

经过一个小时的忙碌,车辆终于不再拥堵,陈阳舒了一口气,在马路边一口气喝了半瓶水,汗立马从脸上滚滚而下,他弯起手指一勾一甩,豆大的汗珠落在柏油路上,立马被热气腾腾的路面吸干。

下午两点,气温高达38℃,车渐渐少了,陈阳终于可以松口气,可以去路边的樟树下遮遮阴,歇歇凉。

陈阳脱下帽子告诉记者,一阵忙下来,帽边早已湿透;汗从发梢一滴滴钻出来,揩都揩不赢;衣服湿湿的,贴在身上,怪难受的。

“站在这里指挥交通, 1.5升瓶子的矿泉水,我们一人一天至少要喝3瓶,很少上厕所,因为水喝进去,很快就变成汗珠子冒出来了。”陈阳笑笑说:“既然选择做交警,这种日子,我们早就已经习惯。”

环卫工人:城市干净了 我们心里也舒坦

陈海英在收集垃圾。

记者在资阳区幸福渠路看到环卫工人陈海英时,她正在一栋新建楼房前忙碌,地面上满是水泥灰,蛇皮袋,废纸皮。陈海英扬起竹扫把奋力清扫,扫帚落在地面上,发出刷衣服一般的声响。一阵微风吹过,水泥灰扬起,陈海英眯起眼睛擦了一把汗。

陈海英一边干活,一边告诉记者,她今年49岁了,干环卫工人28个年头。她笑呵呵地说:“劳动是件光荣的事情,20多年前,很多人想进环卫处都进不了。”

扫完地,陈海英用铁铲往车斗里装垃圾,再拉走倒进垃圾站。她说,幸福渠路1000米,都归她清扫,早上7点钟赶到所在路段,扫完大概11点,下午2点上班,还要扫一次,清扫完了,就在路面上来回巡查,哪怕是一片纸,一个烟头,也要捡起来,丢进垃圾桶。

渴了喝口水。

三伏天热, 陈海英多年来已经习惯。下午3点,是最热的时候,她就会在树荫下,或者围墙边歇歇凉,看着车来车往。陈海英说:“我从来不羡慕别人的生活,有一份工作,身体健康,生活就很快乐,城市干净了,我坐在这里看着,心里就很舒坦,因为这里面有我们环卫工人的辛勤付出。”

荣誉征途破解版

永生门手游

侠侣天下

霸业三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