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3G可以做什么谁更需要3G

发布时间:2021-01-20 07:10:17 阅读: 来源:玻璃棉厂家

3G可以做什么?

“这是一个好问题。”一位电信业内人士笑眯眯地说道。但是当他卷起袖子准备回答问题时,却开始有些张口结舌。如果他能够承认自己更像一个梦想者,他的回答可能会稍微自如一些。

3G不能吃不能穿,它不能让你看起来更性感,也不能让你一夜暴富,它只是能够实现移动通讯的高速带宽的一类技术。

3G能够做什么?发挥你的想象力,想一想高速带宽能够做什么吧!你的手机实时收看电视节目不再费劲了,你甚至可以用手机开视频会议,可以下载很多程序来用,可以联网玩在线游戏,以及……

但你很少有机会在机场等飞机的那半个小时里死活要看贝克汉姆或者姚明,你也基本犯不着在打电话告诉妻子今天不回家吃饭时非得露个脸出来,你每天最企盼的时刻是关掉电脑、不用理会什么应用程序,你对游戏的喜好同样只停留在办公时间里……

3G已经被炒作得太久了,它已经被成功地描绘成了我们的未来生活,而且这种未来生活似乎已迫在眼前,你不想要都不行。

事实是,谁都不傻。就算你不说,也会有别人说。就算大家都不说,但是大家都不买账。究竟——

谁更需要3G?

设备制造商需要3G。

电信设备制造商的客户就是电信运营商,设备商要想开创滚滚财源,如果不能让运营商永远为同一种产品掏钱,那就只能让运营商永远为自己的新产品掏钱。

因此,当看到数字蜂窝技术将移动通讯推上了下一个商业高潮时,设备商自然怦然心动,这个高潮就是3G。“3G的概念就是设备制造商提出来的。”电信咨询公司BDA的总裁邓肯·克拉克(Duncan Clark)对记者说。

事实上,1G、2G的概念,也都是设备商们抛出来的。将移动通讯技术的发展按G(代)来划分,使得技术生长之树被粗暴地切割成段,技术演进的连贯性和随机性被忽略。

设备商的热情谁来买单?运营商。

运营商的热情谁来买单?不知道。

答案当然不应该是不知道,而是消费者。可是消费者并不给运营商面子。因为消费者看不到自己对此有需求。

论道理,运营商并不爱赶时髦,所有的运营商都希望自己一次投入就可以赚一辈子钱。如果放到现在,消费者不给运营商掏钱,运营商也就不会给设备商掏钱。

但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资本无比激动,它们嗅探着任何一个可以投资的机会。有了大量投资的撑腰,运营商们在21世纪初电信泡沫破灭前,纷纷贷巨资购买3G设备、铺设3G网络。

各国政府也看到了这个发财机会。商用移动通讯占了无线频段,无线频段向来是各国政府所有。政府们也觉得这是一个可以大捞一笔的机会,于是便向运营商们索要天价牌照费,谁出得起钱,谁就能获得使用某一频段的牌照。共有约27个国家的120个运营商为此所付费用的总额超过了1100亿美元,而仅英国沃达丰一家就向英国政府掏了94亿美元。

政府借此获取收入,为国民造福本无可诟病,但是此举大幅增加了运营商的3G建设成本,导致了运营商骑虎难下的局面:花高价购了设备、买了牌照,只好考虑怎样才能从消费者那里弄来钱。

于是运营商不得已便成为了3G的二线鼓吹者,和设备商一起,想尽办法来让消费者掏钱。

但是设备商和运营商们的种种努力至今未能奏效。事实上,且不论还没影的3G,就连用于过渡的2.5G(如中国移动的GPRS和中国联通的CDMA1X)技术,运营商都没能找到让消费者心动的理由。

与传统的话音业务相比,GPRS和CDMA1X技术已经能够提供额外的数据服务了,前者的网络接入速度相当于普通电话拨号上网,后者则三倍于此。尽管如此,全球仍然只有很少的消费者选择或者使用这种服务。

同样提供电信业分析的计世资讯对全中国手机用户的2.5G和3G业务的认知和使用情况进行了调查,令人惊奇的结果是,68%的被访者表示从未听说过2.5G业务或技术。而且在使用过2.5G业务的用户中,有1/3仅仅出于新潮而偶尔尝试,并没有坚持长期使用。同样令人惊讶的另一个结果是,没有任何一种2.5G业务的使用率超过13%。

电信分析公司Frost & Sullivan中国区总裁王煜全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认为,到目前为止仍没有一家运营商认真分析过消费者的需求到底在哪里。

“运营商根本没有做好自己的工作。”王煜全说,“它们甚至都不考虑如何为消费者提供服务,仅仅是把技术抛给了消费者。”

王煜全将运营商比作汽车制造商,“你不能把汽车部件扔给消费者,让消费者自己组装。”在王看来,彩信业务就是运营商让消费者自己组装的一个例子,“消费者不会用,运营商就应该提供现成的服务。”

彩信,又称多媒体信息(MMS),它可以让消费者将图片和声音与文字一起像传统手机短信一样发送出去。但计世资讯的调查显示,这项被中国移动寄予了极高希望的服务,经过了一年多的市场推广后,使用率竟然只有2.3%。

彩信业务市场暗淡不仅令中国移动失望,它在全球市场上都没有推广起来。

所有的观察者都同意,短信是目前惟一已知的“杀手级应用”(killer app)。邓肯·克拉克指出,短信功能的推广,原非设备制造商和手机制造商的本意,这个功能不过是用来发送测试设备时所用的代码。但是运营商突然发现了消费者对此功能的兴趣后,便围绕此服务大做文章,从而实现了短信服务在全球范围内的火爆局面。

“不要对用户谈技术。”几位分析师都如此对记者说道。邓肯·克拉克强调:“不要告诉他们使用的是几G,他们不关心这个。”邓肯·克拉克的观点与运营商们一致。今年2月下旬在法国戛纳举行的2004年度3GSM世界大会上,运营商们的一致意见是:停止谈“G”,着眼用户。

用什么推广3G?

运营商认为缺乏3G手机终端和3G应用,因此迟迟不提供完善的3G服务;

手机厂商认为运营商服务网络不健全、缺乏应用,因此迟迟不大规模推出3G手机;

应用服务提供商认为缺乏足够多的人使用3G服务网络和手机终端,因此迟迟不加大对应用的开发。

这便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一个解不开的死扣。

王煜全认为,在这个问题上,最重要的还是先解决缺乏应用的问题。有了应用才会有用户,用户形成规模了,才又能反过来刺激手机厂商、运营商和应用服务提供商的积极性。

因此每个人都在等待应用的到来。

目前已经成熟地运营了3G移动网络的有亚洲的日韩两国、欧洲城国摩纳哥,以及李嘉诚旗下在香港和英国提供服务的和记黄埔。

但是这几家都无法向别人提供运营3G的经验。摩纳哥小得可怜,可忽略不计,日韩却也不能被树为3G榜样。王煜全向记者指出,日韩的3G移动服务不过是传统模式的顺延,这两国3G推广得力,只是经验使然,事实上已与3G技术的高速数据传输特性关系不大。

邓肯·克拉克也表示,日本推广3G成功的最重要因素,是其设计精美、功能丰富、品种繁多(数十款)、价格低廉(80美元一部)的3G手机。相比之下,和黄的3G手机机型只有区区数款,不仅臃肿难看,还极为耗电。

尽管有不少弱点,但和黄的3G手机卖得并不算糟。然而,王煜全和邓肯·克拉克都指出,这并不是因为消费者接受了和黄的3G服务,而是因为和黄提供了特别低廉的话费套餐。

这一点,摩托罗拉的鲍勃·舒凯也很清楚。当被问及现在的“杀手级应用”是什么时,舒凯拿起一部摩托罗拉的3G手机,用手遮住了硕大的屏幕,只露出键盘和听筒、话筒,低声对记者道:“语音。”

和黄的3G故事并非寓言,否则我们怎么解释网络服务差但价格极便宜的小灵通在中国的盛行?

但同时邓肯·克拉克也提醒记者注意,目前视频会议在日本3G用户中的使用率在不断上升,有可能成为一个非常有前景的服务。

视频服务对和黄来说似乎也是一条靠谱的道路。目前和黄的3G手机主要由摩托罗拉提供。在今年2月戛纳的3GSM大会上,摩托罗拉个人通讯部3G部门的负责人鲍勃·舒凯(Bob Shukai)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便大谈手机收看电视节目的服务。对于这个足球王国的球迷来说,能不能在线看电影并不吸引多少人,但能不能收看到实时转播的足球比赛,却是一件要命的大事。

事实上,要实现视频功能,用不着非得等到3G。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就已经开始各自推广其“可以看电视”的手机和服务了。

而且,如果把功能强大的3G手机当成一台小电脑的话,凭什么就相信这台“小电脑”就能避免大电脑宽带上网同样应用不足的问题?王煜全问道。

王认为,真正的解决思路应该是,对手机用户进行细分,然后对每个细分的用户群体提供特殊的服务套餐。谈到这儿,王煜全引用了阿尔卡特一位高层的话,运营商需要考虑的不应该是“杀手级应用”,而是“杀手级鸡尾酒”(killer cocktail),意即专门针对不同的用户群、经过运营商妙手混合的几种服务的集成。

夏日狂欢祭破解版

侠义英雄微信版

圣剑英灵传

职场赢家星耀版安卓版